邓瑛的肺结核治愈病例分享

我叫邓瑛,来自湖南怀化,今天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,就是为了证明外星人是客观存在的,他不但存在,而且他们的外星文明是足够无私伟大,他们在很多方面都给我们地球人很大的帮助和支持,

曾经在科技方面、和平方面、全球卫生、环境方面,只是说他们做贡献的时候,我们都看不到,或者就算看到了我们也解释不清楚那个是什么,其实那些都是他们的身影。当然作为一个老百姓来说,他给我们带来最切身的利益,就是他替我们病重的或者说是在医院治不好的病人治病,利用他们先进的科学技术和那个外星药物。
他们所做这一切的目的只有一个:取得我们的信任,

治病这个项目,他们在地球实行已经有几十年了,他们是通过一个地球人来做牵线,那个地球人叫做常文霞,来自辽宁沈阳。经过她穿针引线治好的病人已经成千上万个,很多都是在医院治不好的疑难杂症,而我也是其中一个,我得的是肺结核,可能说到这里,很多人就开始说了:肺结核不是什么难病、大病,而且现在的医学技术完全控制了肺结核,其实刚开始我也是这样想的,我也是刚开始的治疗就是主流医学的治疗方法,但是我发现其实很多人,用西药治疗的效果并不好,甚至产生了耐药性肺结核,产生耐药性肺结核的原因很多种,有些人是因为刚开始不正规治疗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,有些人,他就是原发性的耐药性肺结核,有些人是因为身体体质太差了,刚开始时有效果,但是随着那个西药的副作用,然后吃着药的时间越长,发现耐药的可能性就越来越大,我就是最后这种情况,因为我吃药期间又做了一些手术嘛,然后身体就越来越差了。刚开始控制的还好,后来就不行了,甚至越来越差,越来越差。我就着急了,那时脑子里面突然就蹦出一个想法。我就在想:哎呀!地球上的那个医学技术可能不行了,如果哪天有外星人给我治病那该多好啊,那我这个病就有希望了!像我们这些九零后有事没事都喜欢上百度搜索嘛!然后我就立马在百度搜索,其实我真的是说着玩的,没想到我真的搜索出常文霞,于是我就思考了很多天,我在想到底要不要去找她,我也在想她会不会是骗子,怎么我一蹦出这个想法,这百度上就真的给搜出来了。我首先在网上找各种关于常文霞的新闻,还有那些病人治愈好的案例,他们的真实想法,大家都知道在淘宝网买过东西的人都知道,其实各个地方各个行业是都有一种人物叫做托,我看过那些案例之后,也是半信半疑,然后也发现很多直接否定她的人。但是这个比例就是,呃,一百个人当中基本上大部分认为她是大好人大善人,有小部分就说不知道为什么,但是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治愈效果。

于是,对于这个事情我就认真思考了一下,首先呢,任何一件事情,它总是有肯定的,也有否定的,不可能全盘肯定或者全盘否定,但是总体来说,她是在做好事是真实性的呢,还是骗人的呢?大部分的人如果站出来认可她了,那基本上她是可信的,而且司马南也曾经说过前三十年她在做这事,后三十年她还在做这个事情,也就是说这个事情她是真实的,要不然她也不可能坚持到现在,因为我们也不会是骗子,如果前面有人被她骗了,你觉得她还会骗到我们吗?不可能那么多人成千上万的人都是傻瓜吧,而且这里还有一些高级知识分子、政府官员、记者。

于是我打通了常文霞的电话,问她关于肺结核这个病能不能治?她说你是给自己问呢,还是帮别人问?我说我是给自己问,我就是病人,于是她说那你这样吧,就说明天早上六点打电话给她,然后试一下能不能接收信号,她说的躺在床上接受信号就行!看外星医生愿不愿意接受你,如果愿意接受你,他就会在你脚底给一个信号告诉你:我收你了,第一次试的时候我非常的紧张,然后信号是感觉右脚脚底有鸡蛋那么大小感觉到麻,但是我不觉得那个是信号,因为我有病不轻嘛,不知道是那些医生给我的还是我自己产生的,于是常文霞问我有没有信号的时候,我说没有,常文霞就说那这样我帮不了你,其实我很不甘心,因为我对外星医生寄托了很大的希望,我就问其他的病人,你们接收信号的时候是什么感觉,有一个病人就跟我说他接受信号就是蚂蚁往上爬,轻微的麻。然后我说我看以前的文章,都说信号是针刺啊,那他说其实不一定,有些是麻,有些是跳动,还有一些是针刺,而且都比较轻微,于是我觉得我其实可能把给我的信号给过滤掉了。我就再次打电话给陈文霞,然后说了这件事情,她告诉我第二天给她打电话。第二天试接受信号,我也很紧张,结果这次跟第一次那种麻不一样,第二次试的时候,是蚂蚁爬的感觉,于是我很兴奋,然后我交了五百块钱。对于钱这块,我的看法是这样的:这是人家的报酬,是他们应得的。其次呢,我觉得这个价钱也不算贵,因为你们可能不知道我这个肺结核在医院花了不少钱,它特别费钱属于富贵病。所以我觉得这个价钱我能够接受,虽然我也没钱,但是相对于主流医院简直是九牛一毛,更何况体验的是外星医生的高科技,

我治疗的时间定在早上的六点到七点和晚上的八点到九点,因为我对他们寄予很大的希望,所以我希望马上能够把我的低烧退掉,可是我治了十多天,低烧没有任何要退的意思,而且当时我的妇科病也很严重,也没有任何改善,我就很怀疑。我当时不觉得常文霞是骗子,我只是觉得外星医生的科学技术可能有限,于是我停掉,然后去医院住院,半个月花了一万块钱。当时低烧是退了,但是我出院没几天我的烧又上来了,我感觉西药也是反反复复我很害怕。但是有一点:我在住院期间来了一次月经,我发现月经完之后我的妇科病改善了很多!在之前我没有服用任何妇科病的药也没有打针,所以我确定这个改善的效果来源于外星医生,而且我之前吃西药会导致痛风,在那十多天的时候我感觉被打过一针第二天我的痛风就好了。于是我反思自己,也许是我自己不够信任以及没有耐心,毕竟我这个病比较严重,而且十多天就想看到立竿见影的效果,也不可能啊,

于是我第三次去找常文霞,但这次我想亲自去找她。去她的咨询室看看,顺便验证一下真伪。我坐了两天两夜的火车,又搭乘大巴车,到她那里的时候,我没有提常文霞,但是司机知道常文霞,于是我的信心更足了,在她的咨询室里我看到了很多治愈好的病人送来的感谢信,有些由于年代已久,相片都模糊了,但这也进一步反映了它的真实性。于是我躺在那里接受信号,常文霞对外星医生说过这么一句话,她说这个小姑娘,从湖南过来坐了两天两夜的火车,人家那么好那么有诚意,希望外星医生能够给她一个信号让她高高兴兴的回家,结果我真的马上感觉到了一个很重的信号,我当时心里特别的感动,之后我就顺利地开展了治疗,在十多天之后,我的妇科病彻底好了,我特别的高兴,但是在肺结核方面好像没有太大的效果,于是我有点胡思乱想,毕竟我最想治愈还是肺结核,于是呢,我就有一个大胆的想法。在当天晚上治疗的时候,我就跟外星医生说:我这个人比较容易胡思乱想,能不能给我一个鼓励和信心。如果愿意请在脚底给我一个信号,结果我马上收到了一个猛猛的信号,我心里面特别的感动,因为我觉得他们特别的贴心,而且那天之后,我的心情也特别的好,这样也有利于我的病情恢复。

大概一个月之后,我感觉爬楼梯不喘大气了。两个月之后,我步行走半个小时的路程加小跑,也感觉很气顺,我知道从这几点来看的话,我的病已经好了很多了。于是,在十二月二十二号,我去做复查,肝肾功能一切正常。肺结核,以前是三个空洞,病灶范围比较大,现在检查只有一个小空洞,病灶范围缩小了很多,连医生都觉得意外,但是医生以为我是吃西药,其实我是西药也吃着,然后还接受了外星医生的治疗,单单靠西药在两个多月是做不到这种效果的,而且我之前吃西药一直反反复复,不能否定西药它也有作用,但是这里面能取得这样的效果,外星医生的治疗是功不可没的,我相信很多肺结核病友不知道“利福平”会导致严重的肠道问题,比如像我这种体质特别容易便秘,但是我每次一便秘,我就找外星医生说帮我调理肠胃,所以我每天的肠胃都很顺畅,这个在以前我哪怕吃最好的药,吃最好的水果都达不到这种效果,因为我是老便秘体质,顽固性便秘。

我很幸福,我很庆幸在健康方面我看到了希望。我也有过把我的经历告诉别人,把外星医生推荐给他们,但是遗憾的是几乎没有人相信我,甚至他们认为我是骗子神经病,我也很无奈。在这方面我只求说问心无愧,但是也非常的痛心,为什么你们就不愿意尝试一下呢?难道地球上的医院就真的是那么的悬壶济世大公无私,我相信医院其实更多地是挣你的钱。在这世界上,不是说你肉眼看不到的,就不存在,那是我们的无知。这个宇宙当中,不可能只有地球才存在生命,而且生命体存在的方式多种多样,我们不能盲目地欺骗自己,自欺欺人,给外星文明一个机会,也是给自己一个机会。当然了,我们也不会强求任何一个人,俗话说得好药医有缘人。我也在这里祈求:所有人都能够幸福天下无疾! 第二张的检验报告是我时隔两年左右的复查,我在复查前是非常有把握的,这个结果完全在我的意料之中,我很感激外星医生的守护,太多次我不舒服一呼唤就来了,太多次我在非治疗期间呼唤外星医生,马上救治,对我来说他们就是我的私人医生,我很感恩,他们那么守护我,爱我,在治疗期间,我也是把我的经历尝试告诉身边和网络上更多无路可走的人,有些人信,有些人是完全不信,各种嘲笑,指责都是有的,甚至有咒骂,所以我非常体谅常文霞姐姐这么多年来别人对她的非议和压力,她很坚强也很伟大,我很幸运我遇到了她,两年的时间我只用了一万多就换来了一个健康的身体和全新的生命,太划算了。也许外星人你觉得扯蛋,但是这个检查结果我是伪造不出来的!